將特種作戰進行到底

-回復 -瀏覽
樓主 2018-06-20 04:01:17
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

  這一輩子,就是這樣走上了一條不歸路!

  在這里,我感受到了“兄弟”的真正意義,感受到了打仗的真正味道,感受到了生死的真實體驗。

  進了這個門,就無法回頭,也不能回頭。

  我發現,自己已經愛上了槍,愛上了拼命,愛上了摧殘自己與被摧殘的感受。從意志到肉體,重塑,又被打破。

  忽然發現,自己的成長,是在逼迫與被逼迫之中艱難推進的進程。

  正如:

難得一見的陽光和雨露

奢侈地舔過自己的胸膛

火辣與冰冷

成就了特種兵的多重世界


  那天,連長受領了一項任務,回來后把我叫到一邊,和我說:“旅里將派人參加一場對抗演習,一個班參加,配合另一個合成旅行動,干掉對方指揮所,讓你去,有沒有信心?也征求一下你的意見。”

  我說:“如果你對我放心,任務就交給我。如果對我不放心,免談!”

  連長說:“我喜歡爽快人。”

  那一場對抗,我帶著我的兵,完全脫離了合成旅的指揮,游離在合成旅的行動之外,長驅直入。

  這是一種戰斗的酣暢淋漓,是一種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的酣暢淋漓。自主決策、自主指揮、自主行動,一個字,爽!

  在“敵人”層層設伏的“戰場”上,我們共同潛伏了8天9夜。

  與合成旅旅長的唯一通信,是他告訴了我“敵人”指揮所的大致方位。

  那一天夜里,我和我的兵,穿越了4條河流、爬過了3座山脈,終于在一處荊棘叢中,發現了多臺指揮通信車和警戒嚴密的指揮所。

  狙擊手說:“是不是直接干掉指揮員?”

  我說:“動靜能再大一點嗎?都這么近了,放一槍跑了,是不是感覺有點不值?要玩,就玩出點名堂!”

  他說:“看你了!”

  我說:“那行,你在這里掩護,我帶小劉從北側進入,在我實施爆破前,沒我指令不要開槍。爆破后,自行射擊。如果遭遇不測,你下一步的行動,自己看著辦。會合點,109高地。”

  狙擊手點了點頭,火力小組也隨即在我的東南位置占領陣地,做好戰斗準備。


  那一天夜里,模擬炸藥包在指揮所和3臺指揮通信車上同時冒了煙。狙擊手沒有開槍,火力小組沒有開炮。我向合成旅旅長發了一條指令:“爽!”

  這種演習,由于模擬藥包的動靜太小,也為特種作戰行動的成功,提供了很好的支撐。

  演習導調判定,“藍軍”指揮所遭“紅軍”破襲成功,指揮員陣亡,指揮通信失效。在一字爽之后,合成旅立即突貫而入,比預定計劃快5個小時完成了作戰任務。

  總結時,合成旅旅長找到我,說:“怎么樣,到我旅里來,給你提干?”

  我說:“謝謝旅長,我更喜歡當特種兵的感覺!”

  當特種兵,何止是享受一種感覺?

  作為男人,作為“站在食物鏈頂端”的男人,追求的何止是一種感覺?

  男人,總想要一種征服后的快感,這是一種本能的欲望。

  男人,總想要一份勝利后的榮譽,這是一種信仰的動力。

  殺戮,而后獲得心理與生理的新生,那種快意人生,誰能體會?

  挑戰自我,戰勝自我,與魔鬼抗爭,在黑暗中尋找光明,這是一個男人最美的時光。


  連長說:“你很牛嘛!”

  我說:“完成你交給的任務就好,讓你放心就好。”

  作為特種兵,我對領導唯一的期盼,就是放心讓我去組織一次戰斗,即使回來的是我的尸體。

  深入敵后,就別再干擾我的行動,那是一個別人都無法預知的世界。

  特種作戰就是這樣,永遠在無法預知的世界里前行,戰斗。

  走進無法預知的未來,獲得無法預知的勝利,這是我,作為一名特種兵的永恒追求。

  那種追求,是一種享受。

  享受由自己親手去摘下的果實,即使酸澀,卻又甜美。

  我的任務是:將特種作戰進行到底!


我要推薦
轉發到
福彩北京快3开奖